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理论依据与实践基础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乡村振兴战略;绿色发展;理论依据;实践基础  发布时间:2021-10-22 15:44:37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并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全面实施的七大战略之一,这是自城乡规划以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后,自理论以及实践层面出发,党的事业发展的突破,这对于新时代三农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根本遵循和行动指南,是习近平总书记“三农”思想的集中体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理论逻辑与实践探索的历史逻辑的统一。
(一)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学理依据
    乡村振兴战略作为我们国家解决三农问题的“总抓手”,它的提出并不是凭空出现,而是基于一定的学理依据。
    1.刘易斯拐点理论
    国外学者威廉·阿瑟·刘易斯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其认为经济发展过程就是对以往农业部门进行拓展,这一拓展会在以往农业部门中进行聚集,将所有的劳动力进行全面转移,一直到城乡一体化劳动力市场形成时结束,此时出现的就是刘易斯第二拐点,对于传统部门来说,其和现代部门的边际产品是相同的,全面解除二元经济,经济发展向一元经济进行转变。在这一时期,劳动力市场中的工资,就是结合新古典学派的理论,将均衡的工资进行制定。
    对于刘易斯提出的二元经济来说,其发展过程主要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劳动力供给没有限制,这时劳动力出现过剩的情况,工资与生活必需品的价值密切相关;第二阶段劳动力十分缺失,这时现代工业部门将农业部门的劳动力进行吸收,工资与劳动的边际生产力密切相关。自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过渡,劳动力自剩余向缺失进行转变,使得劳动力供给曲线不断向上变化,使得劳动力工资越来越高。在经济学中,将这两个阶段有机结合,其交汇处就是我们所说的刘易斯拐点。
    倘若二元经济自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进行过渡时,劳动力自无限供给向缺失进行转变,这时因为农业部门的影响,使得现代工业部门的工资越来越高,第一个转折点就是我们所说的刘易斯第一拐点即将出现;对于第一拐点没有出现时,二元经济发展向劳动力产生缺失的第二阶段进行转变,由于农业生产率越来越高,农业剩余不断增长,使得全面的解放了农村剩余劳动力,工业部门的快速发展,使得其与人口增长相比要高出许多,这一部门的工资会不断增加。倘若农业部门和工业部门的边际产品相同的情况下,这就意味着农业部门和工业部门的工资水平差不多,这代表着城乡一体化的劳动力市场基本产生,经济发展过程中科学的配置劳动力,从而商品化得以实现,经济发展使得二元经济的劳动力剩余得以完成,其逐渐向一元经济状态进行转变,在这个过程中,第二个转折点就是我们所说的刘易斯第二拐点即点出来。很明显,第一和第二拐点的含义是不一样的,然而后者的意义是具有关键作用的。与“费景汉一拉尼斯模型”中三阶段分类进行比较,这一模型中自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进行转变,其转折点就是我们所说的刘易斯第一拐点,在这一模型中自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进行转变,其转折点就是我们所说的刘易斯第二拐点。
和刘易斯拐点相匹配的就是我们所说的人口红利,因为年轻人越来越多,使得劳动力价格下降,将便宜的价格向经济发展进行供应。针对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说,劳动力价格便宜是发展的关键要素,从这一方面来看,其在国内经济发展过程中非常突出。刘易斯拐点没有出现时,是人们找工作,工资不增长,也会有很多的劳动力;而刘易斯拐点出现后,是工作在找人,工资不增长就不可能将员工进行获取。春节过后,发达地区的缺工情况十分突出。在这之中,珠三角地区的缺工情况有两百万左右。安徽省是农民工外出务工的大省之一,每年外出的农民工达到一千两百万,当前这里的用工荒十分突出。有学者认为,国内社会经济的发展,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在内地用工荒越来越多见,以往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优势将逐渐消失。这是不是代表着中国的刘易斯拐点己经形成?结合国际发展实践,出现刘易斯拐点之时,要尽可能使资本深化的出现早一些,要使劳动力创新得以充分发挥,使非技术劳动力的有效利用得以确保,唯有剩余劳动力不存在时,实际工资方可不断的增长,在资本浅化式增长得以产生后,方可使资本深化得以产生。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