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司法实践中认定成立欺诈的现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1-03-26 08:08:24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关于我国司法实践中对于认定欺诈的现状,不同学者的理解有不同的差别,但是大体认为欺诈的构成要件有以下四点:第一点是行为人要存在主观故意,故意诱使相对人陷入错误认识;第二点是其欺诈行为是客观实施的,比如客观实施了捏造事实或者陈述虚假信息等行为;第三点是相对人因为行为人的欺诈而陷入了错误认识;第四点是相对人在陷入错误认识之后又作出了意思表示。针对前面提到的四要件,以下作出比较详细的说明:(1)主观故意要件,这里的主观故意指的是行为人已经知道了告知相对人的信息是虚假信息,而且这些虚假信息会致使其陷入错误,但是行为人还是将这一信息告知相对人,或者任由这些信息让相对人获得,行为人的这种心理态度就是主观故意。这里的故意可以分成两个方面来理解,一方面是故意导致相对人陷入错误认识,另一方面是故意导致相对人陷入错误并作出意思表示。(2)行为人客观上实施欺诈行为。这里具体表现为故意隐瞒事实真相或者陈述出来的事实是虚假的,这一行为也可以分成两种情况来认定,分别是积极行为与消极行为。对于消极行为的认定,民法学界认为,在法律规定或者合同约定等情况下,行为人有告知义务但其却保持沉默的消极行为,构成了不作为的欺诈行为。(3)相对人受到行为人的影响而陷入到错误认识,其所陷入的错误认识包括对商品信息的错误认识或者对交易合同上的事实作出了错误认识。在民事欺诈里面,相对人因为受到欺诈而陷入错误认识是构成欺诈行为的必要条件。如果行为有导致相对人陷入错误认识的故意,但是由于其他原因的存在导致相对人并没有陷入错误的情况,并不构成民事欺诈。(4)相对人由于发生了意识错误而做出错误的意思表示。几个要件之间存在比较密切的关系,在进行相关认定的过程中,不能将其分割开来看待。

如后所述,根据笔者对于典型案例的分析可知,在司法实践中,不少观点认为成立欺诈,需要同时具备上述的四要件。也就是说经营者在进行交易的过程中,如果认定其行为构成欺诈,那么需要具备主观故意,存在欺诈与被欺诈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同时被欺诈人所作出的意思表示、产生了法律后果是因为行为人的欺诈行为,才能构成欺诈。如北京合力华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上诉张莉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张莉在华通公司购买了雪佛兰景程汽车一台,之后在对该车进行首次保养时发现了此车存在维修记录,对此张莉认为华通公司作为车辆销售者故意隐瞒车辆存在的瑕疵,使其陷入错误认识并完成了购买行为,该公司的行为构成欺诈。华通公司则辩称张莉所购车辆确实曾在运输中造成划伤,公司在交付之前对该车进行过维修,但在交付车辆时已如实地向张莉说明了情况,并且厂家对于该车的销售定价为 151900 元,而公司实际销售给张莉的价格是 138000 元并赠送了部分装饰,此举足以证明张莉知道该车存在瑕疵,并不存在故意隐瞒的情形。该案的争论焦点在于,张莉与华通公司是否因为价格的降低从而达成了意思表示的一致。对此,认定该公司成立欺诈,购买者是否因为销售者的行为具有了误导的效果成为了关键一环。法院认为:具有车辆销售价格的降低或适当优惠以及赠送车饰是销售商常用的销售策略,不能因价格的降低来认定购买者对于存在的瑕疵有所了解。故法院认定华通公司在销售车辆时隐瞒了车辆存在的瑕疵,其行为构成对张莉的欺诈。

而在龙剑、淄博宝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案情与上例案件非常相似,原告龙剑经朋友介绍以优惠价格 155000 元购得宝马牌轿车一辆,该车的市场指导价是 199800 元。此车在运输途中发生磕碰,致使车辆受损,导致侧门、右侧前门、后翼子板漆面受损。对此龙剑认为宝通公司故意隐瞒了该车的瑕疵状况,从而对他造成误导并购买了此车,宝通的行为公司构成消费欺诈。对于此案,法院认为原告购买该车时的动机主要基于该车价格优惠、便宜,其提供的证人林勇春资料中,明确表明“因该车价格偏低,故有些怀疑车辆怕有问题”。也就是说,购买者龙剑在作出购买决策时,已考虑到用该价格购买的车辆可能会存在质量瑕疵问题。对此法院认为:销售者对外销售时主动采取降低价格或者施以其他优惠措施,并且该价格的降低由于与“前价”有明显差异,使得购买者能够明显感觉、并预知到,那么,尽管销售者未预告知,也不应认定为欺诈,因为该行为并没有造成消费者的误导。由此看来,两案对于欺诈认定之所以案情相似却有着截然相反的结果,主要在于消费者是否因为欺诈而陷入错误认识,否则即使销售者存在欺诈的故意、欺诈行为、以及行为达到了误导消费者的程度,但一旦消费者对此有了明显察觉或认知,即并非因此而陷入错误认识,那么销售者就不能构成欺诈。因此在张莉案中,正是这四个要件缺一不可地成立,环环相扣,华通公司被认定为消费欺诈。

除了四要件,还存在三要件说、二要件说以及单要件说。三要件说的其中一个观点认为:在认定成立欺诈时,需要认定经营者是否进行欺诈行为,以及在主观上是否有欺诈的故意,以及欺诈具有误导消费者的效果。此时消费者在主客观上的表现即是否因此陷入错误可以忽略。关于三要件说,还有观点认为: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013)中,对欺诈的构成要件要赋予新的解释内容,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进行概念界定:(1)在交易的过程中,经营者实施了行为,无论该行为属于主观上的过失还是故意;(2)经营者隐瞒真相或者告知了虚假信息等不当行为;(3)最终消费者的权益受到损害,并且该损害与欺诈行为存在因果关系。对此,成立三要件即可认定为欺诈的案例,法官普遍上认为消费者作为欺诈行为相对人具有正当领受水平,具备了三个要件即可认定会让消费者陷入错误,或者默认为消费者据此受到欺诈的损害。以及考虑到加入消费者是否陷入错误这一标准会加重消费者的证明责任,从而通过三要件去鉴别欺诈的成立。在徐鲁东、珠海市香洲海怡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涉案物品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走私洋酒,再审申请人徐鲁东诉称自己所购买的进口洋酒因为无合法来源、无中文标签的食品违反《食品安全法》,所以是属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对此徐鲁东认为海怡酒店出售不合格食品的行为属于欺诈行为,对此酒店要赔偿其所受到的损失。而法院认为,徐鲁东在购买涉案酒品时,并不存在任何误导,而是在清楚地了解酒品的全部信息,特别是无中文标签的前提下而故意购买。对此,即使涉案洋酒均无中文标签,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但由于并未对徐鲁东造成误导,甚至多次购买行为是有意而为之,则据此认定海怡酒店并不构成消费欺诈。

对于二要件说,在进行欺诈行为认定时,有学者认为基于认定标准,只需要关注行为人是否具有主观上的故意,与在客观上是否实施了欺诈行为,两者同时具备,则可认定为欺诈行为。消费注重的是对消费者的权益保护,其认为消费者属于弱势群体,需要在交易中保持平衡,所以这个观点适合用于消费欺诈的相关解释。对此,李友根教授认为,经营者在主观上存在故意,并且他确实实施了不当行为,那么就可以认为其行为构成欺诈,这中间不需要考虑消费者的反映。

对此,笔者认为,二要件说的具体解释是: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013)中,对欺诈行为作出了惩罚性赔偿的规定,但是并没有体现出消费者行为与欺诈行为之间的关系的必要性,也没有规定一定要消费者受到实际损失才能获得相应的赔偿。根据立法的解释,不能直接将民法上的四要件说搬到对消费欺诈的解释上来。如果只是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013)的规定来进行解释,得出的结论只能是二要件说。

在严润青与淮安润淮商业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再审法院认为一、二审法院认定润淮公司的行为对严润青构成欺诈,并无不当。原因在于法院认为证据表明润淮公司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服装标识标注的产地为服装的真实产地,而销售者负有验明其销售商品的产品标识是否符合法律法规强制性规范要求的义务,倘若销售者没有尽到谨慎的审查义务,且不能证明自己实施此种销售行为确无欺诈故意,应当视为其故意隐瞒产品真实情况。此案中,法官根据“二要件说”认定润淮公司构成欺诈,虽消费者无法证明经营者有明确的主观故意,但法院通过推定的方式认定销售者的欺诈行为并非由过失导致,通过行为外观来推定内在意志,从而进一步确定消费欺诈的成立。

综上,笔者认为,根据四要件说,很难有效规范经营者的欺诈行为。在四要件具备的情形下,过度强调主观要件的必要性,如此消费者需要具备足够的相关商品知识,才能在消费的过程中区分真假,避免被骗,那么消费者就只能通过自身的对多种类型商品知识的了解来保护自己。这不利于调动消费者与不法分子进行斗争的积极性,如此会继续存在欺诈行为,对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与社会的和谐稳定依然存在较大阻碍。而根据二要件说,经营者存在主观故意并在交易中实施欺诈行为,无论消费者是否因此造成损失,或者消费者所受损失是否与欺诈行为之间存在关系,都应该认定为欺诈。当然,此种说法也将经营者在意外事件、重大过失情形下作出的履行状况与法定或约定不符的情形排除在惩罚性赔偿责任范围之外,如果消费者无法确定地证明经营者有主观故意,则即使客观上有欺诈行为的存在,也不认定为欺诈成立。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