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网络服务提供者信息收集存储制度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1-03-23 08:26:30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1 统一信息收集存储和披露的法律规范

目前,我国立法虽然在相关法律规范中确定了信息收集存储和披露等义务要求。但是通过研究域外部分国家的法律规定,可以发现,我国目前缺少网络服务提供者信息收集存储和披露的专门性立法,相关规定散见于其他法律法规中。原则性规定了网络服务提供者进行信息收集存储和披露的权力,但相关信息收集存储和披露的适用条件并不明确。

行政执法机关对网络服务提供者协助执法具有迫切的需求,但是鉴于

相关法律规定缺乏系统性且效力等级不一,无法对网络服务提供者协助行政机关进行数据收集存储和披露提供明确的法律指引。因此笔者建议,我国应当通过单独立法来全面规制网络服务提供者数据的收集存储和披露行为,应在立法中明确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协助行政执法义务的具体内容。具体应当包括信息收集存储义务、信息披露义务。

2 细化收集存储与披露的信息的类型

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信息收集、存储和披露的义务基本上都是围绕着用户个人信息展开的,无论是注册信息、服务信息还是内容信息。首先,我们应该更详细地区分这三类信息。从上述国家的立法和司法实践中可以看出,虽然目前仍存在争议,但内容信息与非内容信息的划分是大势所趋。我国立法可参照这一分类方法,将两类信息的收集、存储和披露程序在立法框架内划分为章节。其次,在分类的基础上,重新评估各类信息对隐私权的影响程度,主要是非内容信息。

对于电子邮件主题等可能直接揭示内容的非内容信息,或者以大数据形式勾画出个人日常生活模式和行为习惯的信息,立法可以考虑进一步区别于普通数据。对于涉及到的用户的“敏感信息”我们也应当设置更加严格的披露程序,防止信息泄露对用户造成伤害。

3 合理设置信息的存储期间

网络服务提供者收集存储的数据到底应该留存多长时间一直以来备受争议。对信息的存储期间而言,当前域外国家主要采取了三种立法模式:一是设立固定期限。二是设立最高或最低期限。三是区间模式。我国就信息的存储期间而言,主要进行了两种规定:一种是六十日的固定期间;另一种是设置了最低存储期间。不过我国留存期限相较于其他国家相对较短,这固然可以减少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权利干预、降低网络服务提供者成本。但是是否满足行政机关的数据需求,则需要进一步考量。

另外,我国在设置信息的存储期间时并没有考虑到数据类型的分类,数据的存储期间与数据类型并不匹配。将“敏感信息”的收集存储期限与“普通信息”的收集存储期限一概而论,这种做法显然是有所欠缺的。因此,笔者建议我国立法可以借鉴域外立法的经验,适当延长信息的存储期间,同时按照数据类型的分类来划分不同等级信息的存储期限。我国应当综合实践中出现的各种状况,进行充分的实证调查,对网络服务提供者信息收集存储义务的履行成本以及实际效用进行分析,合理设置网络服务提供者收集存储数据的期限。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