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服务提供者协助行政执法的合理性分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1-03-21 19:01:24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1 目的正当性与目标一致性

根据权利与义务关系理论,权利与义务二者是相互关联的。没有无义务的权利,设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协助行政执法义务的首要目的协助行政机关执法,配合政府建立规范的网络信息环境,维护公共安全。在大数据时代,网络服务提供者享有一些制定规则、责任免除等权利,那么不可避免的也需要承担相应的义务。在行政执法方面,由于受到技术与预算的制约,导致行政机关在收集证据上会大大打折扣,而网络服务提供者在这方面具有技术和效率优势。由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协助行政机关执法的义务一方面可以大大提高行政机关执法的效率,减轻行政机关的负担,有利于更好地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另一方面赋予网络服务提供者协助行政执法义务也是为了保护公民权利,肯定了网络服务提供者在保护个人信息方面的作用。

网络服务提供者设立协助行政执法义务不仅仅在目的上具有设立的正当性,确保了网络秩序的健康和国家的安全。同时,网络服务提供者与政府在减少经济损失方面的目标也是一致的,积极主动的履行行政执法协助义务有利于网络服务提供者自身实现商业利益最大化,能够确保网络服务提供者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并维护其资本的安全。在这方面的目标符合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根本利益。这也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协助行政执法义务的动机之一。但是由于网络服务提供者大多时候会以自身经济利益为追求,不可避免的会与政府的目标发生冲突,因此立法中需要通过设置责任来执行。

2 社会连带关系学说

社会连带关系学说中的“连带”是协作意思,所谓社会连带,即是指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一种相互作用、相互依赖的。狄骥将人与人的这种相互关系分为两种:一种是人们基于“相似性”而相互联系;基于人与人的一种“相似性”,他们有共同的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所以,必须要互帮互助,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另一种是基于“劳动分工”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拥有共同愿望的前提下,每个个体也有各自不同的想法,并且随着社会的不断变化,这种想法也在不断改变。因此,人们必须处于一种共同的劳动分工关系中。而且,随着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大,交换的需求和力量也会越来越大,人们想要成为一个整体,在更大的范围内互相服务的愿望也会越来越强烈。从社会连带关系学说的角度上出发,网络服务提供者与用户一样需要参与到日常生活当中。而且在协助行政机关执法的过程中网络服务提供者往往起着“中介”的作用,这个时候它与用户和行政机关的关系都是十分紧密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作为大数据时代的新兴势力,有时候甚至会被认定为是一种公共设施。用户不再享有对个人信息的绝对控制,出让部分个人权利给予网络服务提供者。基于网络服务提供者与用户之间的互动,用户在享受其带给人们便利的同时也主动的出让了部分权利。那么基于网络服务提供者与行政执法机关的社会连带性,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收集存储了大量的用户个人信息同时,为了维护和促进整个社会的公共利益,不应垄断其收集存储的数据,应主动承担起协助行政执法机关进行信息收集存储和披露的义务。

3 网络私权力的双重性

在网络时代,谁掌握了技术谁便拥有了权力。网络世界中一切的活动都要基于一定的技术工具才能得以实行,凭借技术资源优势,技术水平越高的主体,在网络世界里拥有的“权力”便越大。在这种意义下,网络服务提供者无疑成为网络社会中的统治者,拥有强大的“私权力”。在服务提供过程中,网络服务提供者基于自身的经营目的会选择最有利于己方的技术手段和交往规则。自互联网相关产业诞生以来,网络服务提供者就被要求承担各种社会治理职能。这一功能不同于传统的遵守法律、道德伦理和社会规范的社会责任。在传统意义上,网络服务提供者扮演着被监督的角色。然而,在社会治理的背景下,网络服务提供者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转变为公共权力的延伸,集中表现为其承担的信息收集存储、审查、披露义务,在特定情形下将为执法活动所需要。从这个角度来看,网络服务者凭借自身的优势被赋予了更广泛的权力。这种强大的“私权力”有利有弊:一方面,网络社会中权力的重新配置增加了网络服务提供者侵犯公民权利的可能性。

由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技术优势,使得其侵害个人信息的行为往往都具有集合性的特点,更容易侵害大多数用户的隐私权利。另一方面,相对于国家来说,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收集存储用户个人信息方面的技术优势,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政府的负担。现今,绝大部分国家的政府都在寻求积极的方式争取与网络服务提供者合作,许多国家已经在立法中明文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应收集存储用户的个人信息并在必要的情况下协助政府相关部门对网络进行控制。同时,对协助政府相关部门执法产生的经济成本给予一定的补偿。由此可见,网络服务提供者“私权力” 既能侵害公民权利和公共利益,又能对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起到正向促进的作用,所以,要想使网络服务提供者侵害公民权利的可能性降到最低的同时充分发挥其自身优势更好的辅助行政机关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必须在立法中明确设置网络服务提供者协助行政执法义务,同时对网络服务提供者违反协助执法义务的行为克以适度的法律责任。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