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综合有效的社会治理与救济机制,防止家庭暴力的策略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10-23 09:03:25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社会治理与救济机制作为家庭暴力犯罪防控的最后一级,是对受害人权益进行救济的有效途径。透过案例分析可以看出,目前我国社会的和谐稳定发展受到了来自家庭暴力犯罪的影响,但是也从另一方面说明社会力量的联动是治理家庭暴力的题中之义。充分调动政府、司法、医疗、妇联以及社会组织等多方力量,构筑不同阶段的、全方位的家庭暴力犯罪社会综合网络体系;在发挥政府部门主导作用的同时,积极推动反家庭暴力各部门的联动;从而形成综合有效的社会治理与机制。

1.构筑家庭暴力犯罪社会综合网络体系

针对家庭暴力的社会治理与救济,应该统筹社会各方面的力量,搭建家庭暴力社会综合救助网络。从事前的预防阶段、事中的干预阶段和事后的救济阶段等三个阶段入手,充分调动社会各方力量加入到家庭暴力犯罪的救济队伍中去,从而为构筑家庭暴力犯罪综合性社会救助网络体系凝聚合力。

1)在事前预防阶段打造“防火墙”。针对公众本身对家庭暴力缺乏基本认识,通过由妇联联合社区与居委会不定期在辖区内开展反家庭暴力的法律知识宣讲,增强公众反家庭暴力的意识和提升自我保护能力;利用重大节点,以“法律进家庭”、法制讲座进社区、法治文艺巡演等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引导社会群众认识家庭暴力、共同参与反家庭暴力,营造良好的反家庭暴力的社会氛围。实践中在重点加强对妇女等弱势群体法律知识普及宣传的同时还要纠正大部分公众认为家庭暴力是自己家的私事,“家丑不可外扬”,“男尊女卑”等错误观念。因此,在面对丈夫的家庭暴力行为时,积极鼓励妇女等弱势群体能够在进行自我反抗的同时,积极寻求法律及社会组织的各方帮助,合法地捍卫自己的正当权益,从而预防和制止各种形式的家庭暴力行为。

2)在事中干预阶段撑起“保护伞”。针对家庭暴力行为一般具有反复性的特点,为避免最初的轻微家庭暴力行为后续发展成为更严重的犯罪行为,因此在事中干预阶段为受害人撑起“保护伞”显得尤为重要。首先,要进一步完善强制报告制度。在依托现有反家暴法强制报告制度规定的基础之上,应当制定一个统一、规范、操作性强的家庭暴力强制报告制度实施办法或细则,明确强制报告义务主体对报告时限、需要报告的具体情形、转介服务及处理程序等问题,从而对家庭暴力行为能够进行及时的揭露,预防家庭暴力的发生;其次,公安机关要进一步重视告诫书制度。积极倡导把出具告诫书制度作为公安机关反家暴过程中的法定义务,并且确定统一的操作规程和专门针对家暴告诫书的工作样本;最后,人民法院要进一步落实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人民法院在审慎核发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同时,应向妇联、公安机关、村(居)民委员会等组织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告知协助执行的具体事项,以期人身安全保护令切实发挥作用,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让家暴的悲剧不再重演。

3)在事后救济阶段构筑“安全网”。法律作为维护公民的最后一道防线,不仅是矛盾纷争的裁决者,更是公平正义的维护者。因此法官在家庭暴力犯罪案件中要查清案件事实,正确适用法律,对施暴者进行准确定罪量刑,进而切实维护受害人合法权益。

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来为家庭暴力受害人构筑“安全网”:第一,努力做好司法救助工作。鉴于司法实践中受害人举证难的问题。笔者认为一方面医疗机构应该开辟“法律绿色援助通道”,为家庭暴力犯罪受害人设立专门的伤情鉴定中心,从而在第一时间为家庭暴力犯罪受害人进行伤情鉴定,并且为其及时固定相关的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进一步强化了对家暴受害人的维权救助;另一方面,人民法院在审理家庭暴力犯罪的自诉案件中,可以借鉴西方国家在证明标准上的“盖然性标准”,以此来减轻自诉人的举证负担。即只要自诉人提出的证据,可以证明犯罪存在的真实性大于犯罪不存在的可能性,即可认定犯罪成立。

第二,重视对家暴受害人的心理疏导。家庭暴力受害人在遭受身体暴力、精神暴力、冷暴力等暴力手段侵害后,容易造成其情感交流上的冷漠和言语表达上的障碍,并且可能会形成心理痛点,进而产生不良心理。而对于长期遭受家庭暴力行为侵害的受害人,尤其要防止其产生恶逆变心理,即由原先的受害人身份转化成为犯罪人身份。对此,人民法院应该联合妇联、村(居)民委员会和公益性社会组织应重视对其的心理疏导与心理矫正治疗以切断其与犯罪行为的可能联系,为受害人提供心理、医疗、法律等方面的帮助,完善法律的补偿功能。另外还可以通过利用刑事调解的形式,为受害人和犯罪人提供一个合适的交流机会,促使犯罪人能够重新得到受害人的原谅和接纳,从而不仅能够维护家庭关系的存在,还能够安抚受害人的心理。

2.发挥政府部门的主导作用

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的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负责妇女儿童工作的机构,负责组织、协调、指导、督促有关部门做好反家庭暴力工作。虽然法律明确规定了由其牵头开展反家暴工作,但是并没有进一步具体规定其在多机构合作机制中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主导作用,可以支配哪些资源,拥有哪些具体权限。当面对具体的家庭暴力问题时,如果主导机构缺位,各部门就会选择被动等待,多机构的合作更是无从谈起,最终只会流于形式。这都将对日后有效处理家庭暴力问题形成掣肘。所以,进一步发挥政府部门的主导作用显得十分必要,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

1)推动多机构合作机制的建立,适应反家庭暴力工作的需要

为适应反家暴工作的需要和形势,在考虑我国现阶段反家暴工作机制的实践基础上,可以借鉴域外国家的做法。比如,英国成立了跨部门反对针对妇女的暴力及家庭暴力的协调工作小组,该工作小组主要负责统筹协调各部门在反家暴工作上的合作,以及落实内政部制定的反家暴系列措施的实行。今后我国政府应该建立相互沟通、信息共享、协作配合的反家暴多机构合作机制,整合相关职能部门和机构之间的反家暴资源,搭建统一的工作平台,全程跟进每个家暴案件的处理全程。通过工作机制的创新,并制定预防、制止和救助一体化的工作制度,对与家暴受害人而言,不但能够获得及时有效的援助,也体现了我国政府对家庭暴力弱势群体的关注,以此彰显我国政府反家暴的决心。此外,建立反家暴多机构合作机制还有利于降低政府的工作成本,进一步推进反家暴工作的深入推进与不断完善。

2)加大对多机构合作机制的建设,提高家庭暴力工作的处置效率

首先,加大对多机构合作机制反家暴资金的投入力度,稳定的资金来源是保障反家暴多机构合作机制可持续发展的核心。政府部门可以通过设立专门的反家暴公益基金或者将其纳入财政预算为其拓宽资金来源渠道,在提高工作人员参与反家暴工作信心的同时,也扩大了普通社区公众对反家暴服务的可及性;其次,多途径开展对机构合作机制的专业技能培训,使之成为强化工作人员处理问题能力和处理问题效率的重要推手。政府相关部门可以开发专门的微信小程序,采用集体学习+自我检测相结合的方式,不断强化工作人员的反家暴专业知识;针对国家最新的法律政策动态以及反家暴案件中存在的重难点,邀请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律师以及高校专家进行授课讲解。通过线上和线下的学习,不断提升工作人员的工作能力,进而提高反家暴工作的处置效率。

3.积极鼓励社会组织参与反家庭暴力工作

反家庭暴力工作的复杂性体现了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只依赖公安、妇联、民政、法院等部门和其他机构远远不够,全社会都应该行动起来,对知道的家暴情况要及时报告。因此为了更好地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犯罪,我们应该引入社会各方面力量加入到反家暴的队伍中去。笔者认为,我国政府职能部门在现有的空间和资源下,应该联合社会组织共同来预防家庭暴力犯罪。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我国反家暴社会组织机构中应成立婚姻家庭咨询机构,给遇到家庭暴力或者婚姻破裂的人提供免费的、专业的咨询,从而有效缓解其情感问题,使其走出家庭暴力所带来的伤害和阴影。并且还应设立心理辅导中心,安排专业的反家暴工作者或者志愿者及时为因遭受家暴使得心理产生恐惧和压力的受害人,提供积极的心理的疏导。我们应该更加深入地通过反家暴社会组织,有组织地去引导其为社会服务,从而更好的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此外,还应成立带有社会公益性质的妇女儿童救济中心,为家暴受害人提供临时避难所和紧急救助。反家暴社会组织这一社会的干预机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家庭暴力受害人的伤痛,也为受害人在需求事后的保护方面多了一种选择。因此在国家政府职能部门无法及时发挥作用的时候,就可以借助反家暴社会组织这一主力军,将其反家暴的组织力量渗透到每个地域,只有这样,才能发挥弥补公权力的作用。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