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仇官、仇警”引发的仇恨犯罪现象类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21 09:53:20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仇恨心态可以说是当下我国最为主要的社会情绪之一,在网络中表现的尤为明显。这种隐隐弥漫的“仇官”、“仇警”、“仇公检法”的社会心态背后,体现的是更为深刻的社会权力分化、社会日益断裂的事实。随着这种仇恨心理的日积月累,在受到外界环境刺激的情况下,很有可能诱发个体或者群体的恶性犯罪事件。

1)群体性暴力事件

中国社会科学院某研究室主任谭扬芳指出:“二十一世纪初,由于中国社会内部摩擦导致的群体性事件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主要包括民众上方、集会游行、示威罢工等,这些事件呈现出次数多、参与人员多、规模大的特征规律”。根据相关资料统计显示,自 1993-2003 的十年期间,我国群体性事件数量逐年增多,从最开始的 10000 起增加到后来的 60000 起,参与人数也由约 73 万人增加到约 307 万人,到了 2007 年,群体性事件已达到了八万起以上,随后的两年,群体性事件更是频繁发生,这段时间被有的人称之为“群体性事件发生及引人关注的第一个浪尖”。到 2013 年群体性事件保守数量统计已达到 21.25 万起。中国不同地区接连发生严重的警民冲突与群体性事件,而且,涉及面越来越广,暴力犯罪、财产犯罪大量增加。这些实证统计数据充分表明,当前官民、警民关系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紧张,仇恨引致的群体性事件日益凸显。

最近发生的有重大影响性的典型群体性暴力事件即为 2012 年的泸州市“10.17”事件。根据有关新闻报道显示,事件发生在 2012 10 17 日下午五点二十分左右,位于泸州市的龙马潭区红星路出现了道路拥堵现象,该市 110指挥中心向相关部门下达指示,指派道路指挥人员赶赴拥堵路段疏通交通,不久就有两位隶属于交警支队的辅警到达该路段。指挥交通的过程中,两位工作人员发现一辆白色大货车没有按照规定就在路边临时停车,二人要求货车司机驾车离开,可是该司机不但未按要求驶离,而且语气强硬,出言不逊,由此导致双发产生了冲突。冲突过程中,该司机身体有所不适,并向众人呼救说“车上有药”,但是两位辅警并未在车上发现司机所说的药物,随后还是几名当地的群众发现了车上的药物,司机虽然吃了药,但是病情加重,辅警立即向上级汇报了情况,并呼叫了 120,可惜的是最终还是没有能挽留司机的生命,司机在现场抢救过程中离世,此件事情激起了当时周围众多群众的不满,更有一些情绪激动的群众煽动起哄,他们推翻并点燃了前来现场的警车,事故过程中,总共有七辆警车受到破坏,其中有两辆警车被彻底的烧毁。这次事件是由于场面混乱,有群众突然死亡,现场人员不明真相认为交警伤人引致仇警心态爆发而导致的。

上述群体性事件是属于“无直接利益冲突”性质的,其产生给社会带来了一定的危害,也带有一定的盲目性,然而,与其相对的“直接利益冲突”类的群体性暴力事件更应该引起社会的关注。

2011 9 21 日,陆丰市乌坎村村民因不满土地出让、财务公开及村民选举等问题,到陆丰市政府非正常上访,未果后部分上访村民在村里及村周边企业聚集,打、砸、抢、毁坏他人公共财物,围攻冲击村委会、公安派出所,次日,部分村民又阻扰、打砸前来进村维稳的民警和警车,致使六部警车损坏。

这件事情是由于村民利益受到政府官员长久的侵犯,上级部门无视了他们的权益诉求,从而引燃了村民日积月累的仇恨情绪,造成了比较严重的后果。

无论是出于泄愤、维权、骚乱或其他心理,群体性暴力事件的本质就是仇恨犯罪的一种,是行为人将其仇恨外化的行为,之所以诉诸暴力,一般是以某偶然事件为导火索引起,民众借机一呼百应、发泄不满,事件的组织者、参与者一般都存在某种诉求得不到解决而产生的仇恨心理,当然,这种仇恨不一定有具体明确的对象,它是一种广义的仇恨。参与群体性暴力事件的人往往会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可能认为自己与其别的不公平事件中的受害者有着相同的处境,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有一定的几率成为受害者,每个人都需要一定的安全感,如果失去了安全感,会给人们带来内心的恐惧和愤怒。况且,社会中总是存在一些不公平因素,例如拿有的人和自己相比的时候,由于背景关系或者潜规则等,致使他们能够付出的少,但得到的多,这种相对剥夺感广泛存在于社会各阶层,包括利益和公正两方面。

这些事件背后,都有民众无名的怒火,尤其是群众与党政干部、警察、城管等执法人员之间的关系与形势值得反思。这种仇恨情绪的郁积,使得一旦带有被仇恨标示的群体未处理好相关事务,就很容易引发民众的仇恨情绪,甚至有人借题发挥,引起冲突事件发生。

2)个体案件

这类仇恨犯罪案件也是由于个体对政府、社会不满,“仇官”、“仇警”情绪滋生而导致的,根据仇恨类型不同,可表现为上访问题引发的仇恨犯罪、强拆问题引发的仇恨犯罪、社会不公引发的仇恨犯罪等。虽然可能产生仇恨的动机与群体性暴力事件的犯罪动机相同或者类似,但是行为人是单独的个体,这一点就将二者区别开来。如 2008 7 1 日发生的“杨佳袭警案”、2010 3 月发生的“郑民生校园杀人案”、2013 6 月发生的“陈水总公交爆炸案”等。在发生的这些事件中,犯罪嫌疑人都有着相同之处,他们几乎都在生活,感情以及工作等方面受到过打击,对其心理造成了创伤,使他们认为自己遭到了社会的不公平对待,比如社会的不公正,司法的不公平,政府及相关人员执政执法不作为等,当挫折感和仇恨心理未能得到有效的疏导和宣泄,一种强烈的挫败感和绝望感在内心翻腾,在这样的心理支配下,行为人最终铤而走险,走上了犯罪道路。由于仇恨而引起的个体仇恨犯罪案件亦具有严重的社会影响性和危害性,不容忽视。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