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原则分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03-23 09:46:02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论及金融监管尤其是中国的金融监管时,互联网金融监管已经成为一个不能绕道而行的话题。然而,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内容十分丰富,每一种产品、每一次创新都应当值得监管机构好好对待、妥善处理。互联网金融或许也是我国在追赶国际金融发展脚步、提升本国金融市场规模、跟随普惠金融趋势的机会。当然,风险总是伴随着机会。为了能够从风险之中获得机遇,我们应当着眼于建设一套适合于互联网金融时代的金融监管法律制度体系,而这个体系应当遵照着一般的金融监管原则,并且与互联网技术、互联网思维的特点相匹配。这就要求一方面对于既有的金融监管措施进行重新认识和清理,厘清它们的法律属性,以便适用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另一方面对于创新的互联网金融现象要进退有据,既能包容它的发展,不至于扼杀新型的创新,又需要能够防范创新所带来的风险。这种调整与创造就构成了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前提。

我认为,互联网金融监管机制指的是传统金融监管机制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适用,以及适合于互联网金融领域监管的新机制的结合。互联网金融监管机制的基本原则,指的是在互联网金融监管应遵循的基本行为准则,是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核心和灵魂。因此,互联网金融监管应当遵守以下原则:

1、兼顾效率与公平、安全

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追求利润,这必然要求市场主体对效率的渴求。即使转换了交易场所、变动了交易时间、拓展了交易人群,即使互联网的介入给金融带来了怎么样的变化。互联网金融仍然还是以追求效益为天然要求和内在动机。由于人性贪婪使然,追求效率的过程也伴随着公平的缺位、安全的丧失。如同传统金融监管以及其他行业的监管一样,互联网金融首先需要兼顾效率和公平。这样,才能够保证社会整体以及社会的大多数成员在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过程中都能够获得行业发展所带来的好处,从而实现社会的帕累托改进。这是万变不离其宗的基本原则之一,它组成了互联网金融监管原则的一半。另一半在于,互联网金融比任何其他的传统金融交易模式拥有更加迫切和强烈的安全需求。例如比特币的电子加密方式和电子交易方式的监管不仅仅需要重视交易主体的利益平衡问题,而且还要注意交易行为本身,因为这是新出现的内容,需要谨慎和必要的考量——交易的安全性。严格说来,效率和安全并不是一对相对的概念,但是一旦考量了安全因素势必会增加交易成本,这也会间接地导致互联网金融效率的降低。但是,交易的安全因素是互联网金融的基础,需要在互联网金融创新监管的过程中予以重视。所以,总得来说,兼顾效率与公平、安全的目的在于“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2 兼顾市场与国家

市场与国家的关系永远是个人权利和政府权力角力的场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力的争斗无处不在,自然也蔓延到了互联网金融领域。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三中全会所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给市场和国家的权力划分提供了很好的参考,即:“深化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的认识,从制度上更好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互联网金融既可以看作是金融的新发展,也可以看作是互联网的新动态。在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中,金融和互联网会成为两个十分重要的引擎。二者的结合更加需要重视市场和国家的关系。2014 3 月两会期间,对于支付宝的情形与地位曾经出现过一些争议,对于是否应当限制甚至取缔支付宝存在着两种不一样的意见。有人认为支付宝的发展大大影响了正常的金融经济秩序,其规模之庞大更是使得支付宝成为了国家经济体系的巨大风险之一。也有人认为,支付宝的发展是新兴支柱型产业的基础与支撑,应当利用好这样的机遇,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由此就涉及到是让支付宝自身发展得多、快、好,还是让政府力量介入,从而调控大型互联网企业的“冲击”。从经济法的一般理论而言,市场是基础,政府权力仅仅应当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介入;政府有的时候也可能失灵,所以还需要其他机制来保障政府权力不会失控和滥用。这其实说明,没有一种权力(权利)是万能的。对于新兴业态的发展,民间和

国家之间会经历一系列的你来我往。这种博弈既出现在政治协商、社会治理的过程中,也出现在技术调控的互联网金融监管之中。举一例子即可说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过程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欺诈、不公平交易、盗用、窃取等违法犯罪行为”,这些行为不仅会破坏市场经济秩序,而且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因此,兼顾国家和市场力量,选择一条中间道路的互联网金融监管道路是正确并且明智的。这意味着,任何一项互联网金融监管之中,都不能缺失了市场自治的因素,也不能缺少了政府强制力的因素。对于市场而言,市场主体应该遵循价格机制,以真实、合理的价格作为撬动一切互联网金融创新的支点,创立一系列符合公平、守法进行交易的市场主体的自治规范;对于国家而言,国家应当进行有限度的、有效的监管,这意味着:互联网金融是新生事物,给创新一点空间,让监管适当张弛有度——这不是放松监管,而是以行业自治和主体自律为主的底线监管。

3、兼顾金融因素与互联网因素

互联网金融能够取得如今的规模与其本身的结构不可分割。如果简单做一个公式,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就如上文提及的一样,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要兼顾金融因素,同时也要兼顾互联网因素。兼顾金融因素的内涵是,需要提高警惕防范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可能导致的与传统金融创新一样所带来的金融消费者利益损害、金融机构损失、宏观金融受影响、社会秩序可能招致混乱。这些后果我们在以往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就是要在一开始就设立一个较为完善有效的体制,防范金融类的风险发生。兼顾互联网因素的内涵是,需要提高警惕防范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可能导致的基于互联网特点所带来的微观主体损失和宏观经济危害,甚至波及到社会的其他各方各面。互联网因素不外乎互联网技术的因素和互联网思维的因素。前者涉及到互联网金融产品创新的各个环节,后者涉及到互联网金融交易的相关特点。互联网的高效、及时、去中心化、社交、互动等特点给互联网金融监管提出了难题。在设立相关互联网金融创新监管制度的时候,必须要考虑技术发展的影响。可以与其类比的一个例子是:证券高频交易。技术的发展使得监管供给不能够满足监管需求了。

4、借鉴成熟监管经验

互联网是一个比任何其他一个概念都去国家化、去边界化的名词。随着全球互联的实现,金融天然的资金流动性使得互联网技术下的金融产品可以穿越国界,互联网创新产品可以为不同国家和地域的人分享;互联网创新模式可以为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借鉴。从而形成了国际化的互联网金融格局。在金融信息革命时代,发展互联网金融,提高中国金融的网络化水平,是提升我国金融竞争力的重要内容,是迎接国际竞争挑战、推行市场化资源配置模式、优化配置金融资源和提高我国金融资源配置效率的要求。可以预见,对于中国来说,随着法定货币的国际化和自由化,这一趋势将会越来越明显。一种国家间金融监管制度的竞争也会因此开启。在竞争的同时,互联网金融监管模式的经验也会得到较以往更加可能的从其他国家获取或者由其他国家分享。对于现阶段的中国互联网金融监管而言,由于自身互联网和金融行业的监管经验都不那么足够,对于监管的国际借鉴需求十分可观。例如 P2P 网络贷款支付平台的模式和监管,完全就可以对比、借鉴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经验。P2P 平台的一种代表模式是美国的 prosper 公司。从 2008 年开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开始要求美国的 P2P 公司依据 1933 年证券法将自己的产品注册为证券。由于证券的注册和认定过程十分复杂和繁琐,在没有达到 SEC 要求之前,Prosper Lending Club 不得不暂时停止新贷款,而由英国人最早设立的 P2P 网络平台雏形 Zopa 由于美国的严格监管条件而完全退出了美国市场。这样做的好处是使得 P2P 平台的风险骤然减少,极大地规范了这一类新型的互联网金融创新类型。由于 P2P 公司本身的资本金规模小、网络技术不成熟等问题,导致了存在着借款人的还款风险、发生违约时的担保及兑付交割、出借人资金流动性的风险、信用风险、政策风险以及不可抗力风险等等各类风险和问题。据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全年共 75 家、2014 初的一个月里 10 P2P 平台跑路或倒闭。究其原因以逾期提现居多——控制人同时运营多家 P2P 平台、建立资金池导致提现困难,最终平台倒闭。以全国有 2000 P2P 平台计,淘汰率为 4%,就融资金额而言,也远未达到资金规模上的 4%。但是淘汰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竞争,那些存活下来的 P2 企业也并不是因为内控完善、资金雄厚,同样的危险蔓延在整个行业之内。因此只要监管措施没有跟上,P2P公司的的野蛮生长必然会导致倒闭风潮。

5、严守监管底线

“互联网金融是新兴、富有活力和创造性的业态,从全球富有代表性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发展来看,互联网金融业务具有小额、快捷、便利的特征,因而具有显著的包容性,解决了许多传统金融体系不能很好解决的问题,与传统金融体系相互渗透,相互促进,相得益彰,共同构成广义的金融体系。”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还远没有达到充分的程度,也就是说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仍然在各个领域内继续,如果贸然施加监管,在还没有搞清楚创新的本质是什么的前提下,很有可能会导致创新被扼杀。因此,应当遵守的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原则之一就是为互联网金融创新设置底线,并且确定监管机构严格守卫这条底线,即:创新不能出现触碰非法集资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违法行为的红线。目前,有为数不少的创新与传统金融相比在渠道、数额、方式上有所不同。而且往往是突破了监管要求的结果。因此,十分容易碰上监管的禁区。例如 P2P 平台不可以办资金池,也不能集担保、借贷于一体。传统线下金融业务转到线上开展,要遵守线下金融业务的监管规定。金融监管部门应当严厉打击这一类突破底线的违法犯罪行为,行业自治组织也应当积极督促、完善互联网金融企业守法经营。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