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达岭野生动物老虎伤人案”中受害人过错的判断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03-06 09:44:35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在八达岭野生动物老虎伤人案中,对于周某、赵某违规下车行为定性一直是案件的争议焦点之一。园方主张此前双方已经签署了入园协定,况且自驾游时严禁下车的规定是一般人都应当知晓的,这种情况下,周某和赵某依然违规下车,属于重大过失。赵某则认为,其之所以下车是误以为已离开虎园并进入安全区,说明园方的设计存在很大的问题,因此其下车行为是一般过失,其母亲周某的行为则是见义勇为,不存在任何过失。

笔者认为,赵某私自下车的行为应认定为重大过失。一方面,即使赵某对在虎区下车的行为本身存在故意,但其并无自杀念头,显然对该行为的后果并不存在故意,以此不属于受害人故意;另一方面,尽管赵某声称动物园标志不明显,案发路段无警示牌和隔离网,并不知道尚未驶出虎区,但在野生动物园内,作为签署入场协议的旅游者,况且门口有警示标语和警告标志,以此来提醒游览全程严禁下车,对于一般人来说,最低限度就是尊重游园规则,而赵某在应当有预见的情况下仍在猛兽区违规下车,其行为显然没有到达一般人最低限度的注意水平,应判定为具有重大过失。

周某因违规下车救助女儿赵某而被老虎撕咬致死,其行为不应认定为具有过失。如前所述,一般而言,在猛兽区下车是存在重大过失的,但以普通人的角度来看,动物园本应配备训练有素的专业救援队伍和行之有效的救援方案,但当事故发生时,其所有的救援行动只是停留在按喇叭、踩油门等毫无意义的操作上,周某作为一位母亲,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在老虎口中痛苦挣扎,而救援工作却毫无进展,此时,下车救援、驱赶老虎是父母爱子的本能反应,案件发生时,周某并不具备冷静判断的能力,也没有采取最合理的营救措施的期待可能性。一个合理谨慎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会作出此种选择,因此周某对自己的女儿实施救助的行为具有正当性,不应认定为具有过失。

综上,在动物园动物致害责任中,受害人具有过错的,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第26条的规定进行过失相抵。若受害人的行为“欠缺一般人最低限度的注意程度”,则应认定为重大过失;若仅违反“管护自身利益的合理人注意标准”,则应认定为一般过失,减轻或免除动物园的责任。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