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提升网络政治参与回应效能的实践探索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2-20 09:44:50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当前,我国处于社会转型期,同时也是矛盾多发期,经济体制的深刻变革带动了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和利益格局深刻调整,社会利益分化和失衡现象日益显著,各种社会矛盾集中凸显出来。在利益诉求多元化、复杂化的带动下,公众的政治参与意愿日趋增长,尤其是网络政治参与的兴起更是因为其所具备的诸多表达特性迎合了公众对高效、便捷的政治参与渠道的迫切需求,而成为公众表达利益诉求的理想平台。虽然,经过不断地探索我国在政府回应的制度探索和实践中获得了一定的成果,并且政府回应效能也取得了相应的提升。但伴随着公众政治参与诉求日益增长,尤其是在网络政治参与渠道成为常态化的政治表达渠道之后,原有的政府回应制度体系和回应渠道越来越难以满足公众对政府回应效能的要求。为此,在 1999 1 22 日,我国为强化政府与社会的沟通互动,推动各级政府部门加快实现信息资源的共享,提升各级政府的线上政务服务能力,由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和国家经贸委经济信息中心等 40 多家部委(办、局)信息主管部门联合策划发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电信管理局作为支持落实单位的“政府上网工程启动大会”在北京举行,这标志着我国国家层面的政府上网工程正式启动。经过近二十年的建设,截至 2016 年末,我国政府门户网站正常运行数目达到 4 万多个,以政务微信、政务微博、政务移动客户端为代表的政务新媒体也基本实现了各层级政府的全覆盖,这些数据表明我国已经基本建成了应用性强、覆盖面广、技术含量高的电子政府层级体系。随着网络民主的深入发展,政府门户网站、政务新媒体以及政务移动客户端共同构成的政府网络政治参与回应平台体系已成为公众与各级地方政府互动沟通的重要渠道和纽带,各级政府在回应网络政治参与的实践中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首先,政府网络政治参与回应制度逐步完善。互联网信息技术的进步不但打破了传统政府与公众之间的信息不称格局,而且为公众提供了高通畅、低成本的政治参与平台,依托互联网所具备的开放性、匿名性和去中心化等特征以及强大的舆论引导力和号召力,广泛、多层的政治参与格局得以逐步形成。然而,面对日益高涨的网络政治参与形势和巨大的网络舆论压力,政府却显得准备不足,其回应压力也随着网络政治参与的发展而不断增大。为了维护政府形象和适应网络民主的发展,提升政府回应效能,我国各级地方政府在回应网络政治参与的实践探索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的制度来规范和引导政府回应行为。

一是网络发言人制度的推行实现了政府网络回应专职化。网络发言人制度指的是各级政府部门为提高自身网络回应能力和回应实效,依托互联网平台通过设置专门岗位来与公众开展互动交流,为公众排忧解难的一种制度安排。该制度的核心是通过实现网络回应的专职化来提升政府回应主动性、积极性以及信息公开的及时性,转变一直以来政府在回应工作中的被动地位,力求借助网络的互联互通功能来及时、准确的发布政务信息和回应公众政治参与诉求,切实解决公众的问题。围绕这一快捷的政民信息沟通机制,可以发现政府对公众诉求的快速反应是这一机制顺利运行的起点,而协商解决公众问题才是该制度最终目的。网络发言人制度的推广,打破了政府在处理公众诉求时怕媒体、怕公开、怕监督的传统回应观念,实现了政府网络政治参与回应的实时化、专职化,促进了政府积极主动与公众开展协商互动的民主氛围的形成。因此,网络发言人制度的实施不仅有利于提升政府网络政治参与回应效能,同时也有效维护了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

二是信息公开制度随着网络政治参与的发展而不断完善。信息公开是政府回应的直接体现,完善的信息公开制度是政府回应效能提升的保证。面对网络政治参与迅猛发展趋势和严峻的政府回应形势,为了统一规范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强化各级政府信息公开的责任,明确政府信息的公开范围,畅通政府信息的公开渠道,2008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施行,这一行政法规的颁布有效推动了政府信息公开工作的进步,有力的提高了政府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的能力和水平。2013 10 月,为进一步规范政府回应工作,提升政府回应效能,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信息公开回应社会关切提升政府公信力的意见》,这一文件不但指出了当前政府在回应公众诉求时所存在的信息公开不主动、回应公众关切不及时甚至不回应、不发声等问题,并且从进一步加强平台建设、机制建设、完善保障措施等方面,对加强政府依法实施信息公开、提升政府自身回应能力提出了详细具体的指导要求,为各级政府推进信息公开

和回应工作指明了具体行动路线。同年 11 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正式公布,其中明确提出“完善党务、政务和各领域办事公开制度,推进决策公开、管理公开、服务公开、结果公开”,从国家层面提出了对政府信息公开的要求。除此之外,还有重大决策专家咨询制度、网络留言制度等制度都在各地推广实施,这一系列推进政府回应工作的相关制度在很大程度上促进政府网络政治参与回应效能的提升。

其次,政府网络政治参与回应渠道不断拓展。现代信息技术的进步在为政府部门不断拓展政务服务方式搭建坚实技术基础的同时,其所催生的以移动智能终端为依托的“两微一端”(微博、微信、政务 APP 客户端)等新媒体以其易操作、易携带、低成本等特点也逐渐融入到政务服务平台体系中。这样,传统以政府网站为单一平台的电子政务系统格局被打破,融合了 PC 端、APP 客户端、微博、微信的矩阵式、多元化的“互联网+政府回应”创新模式得以确立。政务新媒体“开放、共享、参与”的发展理念以及“集群化、跨越式”的发展模式,开创了 R2GB2G等政民、政企互动模式,政府在线回应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回应渠道和范围也得以拓宽。尤其是“掌上办事大厅”的成功打造更是成为线上线下相融合的移动政府回应平台,不仅推动入驻职能部门由过去单一线下实体行政工作方式逐步向线上“网络行政”转变,而且更好的满足了公众依托互联网或移动网络直接获取政府回应信息的实际需求。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