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任意解除权的可否约定性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4-06-07 08:47:04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任意解除权的可否约定性问题分为约定存在和事先约定放弃两个方面。由于任意解除权的存在与否将会影响到合同双方的利益,所以对于这两个问题需要认真地加以研究,以维护合同维持当事人利益平衡和正常的市场交易秩序的作用的发挥。

1、任意解除权是否可以由合同双方约定

对于任意解除权是否可以由合同双方约定的问题,笔者发现学界对于这一问题均未研究,笔者根据自己的分析得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前面已述及,任意解除权属于特殊法定解除权,作为法定解除权的一个特点,当事人只能在出现法定解除规定的相关条件时才可行使法定解除权。如果合同双方约定其中一方享有任意解除权,一方面是对合同法规定的法定解除权的蔑视,另一方面会引起合同关系的不稳定,即任意解除权赋予任意解除权人可以随时解除合同的权利,这将使得合同时刻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①合同相对方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会担心合同随时被解除,从而可能会做出不利于合同正常履行的行为,这将有悖于合同作为促进市场流通和维护良好市场经济秩序的作用。

同时,任意解除权仅适用于几类特殊的合同类型,并不适用于其他类型的合冋,如果允许合问双力自'由约足任意解除权的适用将91起任蒽解除权通用的泥乱。例如,买卖合同就不能适用任意解除,理由如下:首先,合同严守原则要求合同不能任意解除,《合同法》分则规定的任意解除权仅是合同严守原则的例外情形;其次,买卖合同的标的物是种类物,是在合同订立时就自始确定的,其合同目的在于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相比而言,适用任意解除权的承揽合同的标的物在合同订立时是不确定的,需要在合同履行过程中逐步确定,若定作人在其不再需要的情况下仍要求其将合同履行完毕,无疑会造成资源的闲置与浪费,有违合同目的;最后,若买方因不需要合同标的物而任意解除合同,则对于卖方而言,其生产、仓储、运输等风险不可预估,卖方必然遭受到巨大的损失,此时买方需要承担违约责任;若卖方任意解除合同,则标的物仍归其所有,但此时其要承担违约责任。而任意解除是一种合法解除,任意解除权人并不需要承担违约责任,所以,买卖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并不能享有任意解除权。
2、任意解除权是否可以由当事人事先约定放弃

因学者对于任意解除权的认识不同,相应地对于任意解除权是否可以由当事人事先约定放弃,学界存在有五种不同的观点。

(1)任意解除权可以由合同当事人事先约定放弃?持上述观点的学者以合同自由原则为依据进行论证,认为合同法属于私法领域,应当充分保障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合同法关于任意解除权的规定并不是强制性规范,而是属于授权性规范,依合同自由原则的本旨内容,应当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承认当事人约定排除任意解除权的有效性。

(2)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原则上有效,例外无效;②

持上述观点的学者主张,在具体的委托合同中,如果受托人与委托人在委托事务中享有共同的利益、承担共同的风险,原则上应当承认双方约定放弃的有效性。而在特殊的情况下,这种特殊情况并不一定达到情势变更的程度,可以认定双方放弃任意解除权的约定无效而仍然享有任意解除委托合同的权利。持该观点的学者将委托合同区分情况加以分析,在不同的情况下承认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的不同处理办法。

(3)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无效③

持该观点的学者从任意解除权属于特殊法定解除权出发,认为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与法律规定相悖,因而该约定是无效的。而且承认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的有效仅仅是从表面上看体现了当事人的意思自治,维护了合同自由,在合同的实际履行过程中,如果出现了法律规定的任意解除权的行使条件,而仍然要求双方当事人继续履行合同,这无疑会破坏合同的公平从而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这就违背了任意解除权的立法宗旨。

(4)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原则上无效,例外有效?

坚持此种观点的学者认为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有违委托的性质,因而这种约定是无效的。但是,在受托人对于委托事务也存在正当的利益关系且委托事务的完成会给其带来利益时,如果承认委托人的任意解除权而由其任意解除合同,则将给受托人带来损害,从而此时应承认双方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有效,从而使得委托合同得以顺利履行。由以上介绍可以看出,持该观点的学者从委托合同的性质出发对此问题进行分析。由¥委托合同基于双方的信任,如果这种信任不存在,就应承认双方享有任意解除权,承认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的有效性必然将在双方不信任时仍强迫双方按约履行合同,这样势必将违背委托合同的双方信任为基础的出发点,因而应当否认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的有效性。但是,在其单独列出的在委托合同的履行与受托人有相当的利益关系时否定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的有效性将破坏受托人的利益、危及合同的公平,因而其主张在这种情况下应承认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的有效性。

(5)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是否有效应以个案情形权衡②

持这种观点的学者认为截然地认定《合同法》第410条的规定是强制性规范抑或是任意性规范非常困难,所以需要从其他的角度出发考察当事人以特约排除适用任意解除权的效力,同时该学者将承认抛弃任意解除权的特别约定有效和无效两种情况加以比较分析,得出一概承认和否认抛弃任意解除权的有效性均达不到良好的效果,因而认为该约定是否有效要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形加以权衡。

笔者认为,讨论当事人事先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的效力问题,首先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我国《合同法》关于任意解除权的规定是任意性规范还是强制性规范。对于这个问题,我国司法实践并未形成统一的意见。在重庆中海房地产幵发有限公司与重庆瑞驰地产顾问有限责任公司地产委托销售合同纠纷案中,双方当事人的委托销售合同中约定了无重大理由不得终止委托合同,一审法院认定该约定有效,否定了委托人的任意解除权。而二审法院认为委托人享有任意解除权,因而可随时解除合同。二审法院判决委托人应赔偿受托人的损失,同时支付已销售部分房屋的佣金,但对于未履行完合同部分的报酬并未予以支持。③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