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中警察形象类型化现象及特征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12-23 11:06:38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一、警察形象的发展概况
在众多的电视剧人物形象中,警察是中国电视剧中最具职业特征的人物形象之一,并且在这一形象出现和发展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一种独立的电视剧类型—公安剧警察形象的发展过正中,呈现出了类型化的发展状态,分析警察形象的类型化现象,离不开警察形象的整体发展背景,笔者将迄今为止的电视剧警察形象的发展变化主要概括为以下三点:
1、展现警察形象的剧目向多样风格发展
我国最早出现警察形象的电视剧应该追溯到 1964 年的《小马克拾了一个钱包》,在这部作品中出现了一个与小偷勾结陷害小马克最终使小马克关进监狱的警察形象。这时警察还没有成为电视剧创作者主要表现的屏幕形象。随后 1979 年的《神圣的使命》、《刑警队长》以及 80 年代的《便衣警察》等掀起了公安题材电视剧创作的第一个高潮,出现了一批耳闻能详的警察形象。如《便衣警察》中赚了无数观众一掬眼泪的凌然正气的周志明等,应该说,这第一次高潮的出现离不开公安题材文学作品创作的繁荣,这时的警察形象大都改编于同名文学作品。90 年代起,公安剧再次掀起收视高潮,这时的电视剧创作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文学改编,剧目种类逐渐增多,展现警察形象的涉案剧在 2000年-2003 年的收视率在众多题材的电视剧中一直稳居榜首,警察形象开始在电视屏幕上大放异彩,《刑警本色》的萧文,《重案六组》的季洁,《黑洞》的刘振汉,《绝对控制》的薛冰等等。随后广电总局在 2004 年 4 月出台了《关于加强涉案剧审查和播出的通知》,在播出时间和剧目内容的限定下,涉案剧收视率逐渐下降,公安剧的第二次创作及收视高潮开始回落。2005 和 2006 两年间,《女子监狱》的海兰和《任长霞》等警察形象的出现也成为了年度屏幕的热点。
    纵观公安题材创作的二次高潮和警察形象的发展过程,公安剧作为展现警察形象的重要类型,已经逐渐向多样化发展,国家广电总局总编室副主任王丹彦说,五六年前公安剧只有英雄事迹式、侦破式、纪实式和正剧式四大类型,目前已经发展到涉案嫌疑剧、涉案爱情剧、涉案反腐剧、涉案法检剧、涉案动作剧、涉案纪实剧、涉案心理剧和涉案人物剧八种类型。可以说,公安剧的创作者绞尽脑汁,为警察形象的展现创造了千变万化的虚拟叙事时空,在悬念及情节的设置上力求更富有张力,爱情剧的缠绵悱恻,反腐剧的惊心动魄,纪实剧的身临其境,嫌疑剧的曲折离奇等等,缜密的破案过程,层层迷雾的慢慢吹散,都为警察形象增添了亮丽的色彩,成为公安剧的独特看点。但是,尽管展现警察形象的剧目类型越来越多,尽管创作者为警察形象设置了光鲜亮丽的“外套”,但是抛开了破案过程的眼花缭乱后,大多数警察形象都“赤裸”地呈现出千篇一律的类化状态:正邪较量,我公安机关人员嫉恶如仇,正气凌然,分析案情,细致侦察,雷霆出击,将犯罪分子一网打尽,惩恶扬善,除暴安良,取得最终胜利。叙事的灵魂始终是人物,花哨的外衣只能吸引观众一时的奇观式观赏,所以,在剧目类型不断翻新的同时,警察形象也需要不断创新。
2、女性警察形象的崛起
这是警察形象的第二个发展层面。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女性形象的刻画大多展现出的是女性阴柔品格,而警察则是除暴安良的社会治安守护者,因而当警察这一特征十分鲜明的职业与女性碰撞时,女性警察形象的出现更鲜明地展现出了女性形象除阴柔之外的坚忍品格。近年来,公安剧中女性警察形象屡见不鲜,从早期的《便衣警察》中的严君开始,刑警、特警、狱警、海警中都有塑造比较成功的女性警察形象:《女子特警队》中有倔强好胜的铁红,老实憨厚的耿菊花和懂事坚强的杨晓军等一批经受着和男兵一样艰苦的训练,有着磨炼得不逊于男兵的坚强意志的女特警;《重案六组》中风风火火的季洁,她对犯罪分子深恶痛绝,对受害者无限同情,办起案来麻利中不乏细致,正直中饱含柔情;原形人物再现的《任长霞》是一位深受百姓爱戴的公安局长,她不畏恶势力,与民亲善,真真正正是舍小家为大家的人民的公仆;女性警察形象中最有特色的要数海岩笔下的女警,他独辟蹊径,着重描写的是女警的细腻情感,《玉观音》中的安心,外表静若处子,内心却历经沧海桑田,这个为自己的一时激情而犯下的错误背负了一生内疚的女子,用她全部的坚忍偿还着心债,《阳光象花儿一样绽放》中的狱警小柯,用女性的包容守护着受伤的刘川,给他鼓励,帮他重拾信心。女性警察的出现给警察形象的塑造带来了人性化的气息,铮铮铁骨的男儿警察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外表柔弱的女子警察内心却也无比坚强。
    但是,我们也看到,在一些恶俗的,粗制滥造的警匪剧中,女性警察形象的塑造仅仅是为了迎合编造的媚俗剧情。这些剧目过分渲染暴力和滥情,用男女警察的打情骂俏大做文章,似乎没有感情不成戏,而女警察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警察,仅仅是编剧刻意安插的似有可无的“花瓶”角色,而这种“花瓶”角色设置不当的话,会成为整部作品的败笔。《天不藏奸》中的女特警队长盛芳冰与刑警队长周雄的感情戏分有着刻意编造的痕迹,整个剧目的叙事节奏感不强,警察侦破案件的过程没有能够艺术化的加以展现,反而更多纠缠于专案小组怎样开会,怎样布控,上级领导怎样指示,本是男女朋友的两个队长之间怎样斗气这样的事件中,冗长而乏味,相比较之下,以江啸为首的匪徒的戏分却情节紧张,似纪实风格又非纪实风格的叙事让观众产生一种希望恶匪江啸不要被警察抓捕的观感,实为整个作品的失败之处!女性警察形象的塑造应该符合作品的叙事需求,切忌生搬硬套,刻意追求警察情感的描写,画虎不成反类犬。

Tags:

作者:佚名